文化

资生堂有话说

时间:2017-11-08  来源:中国名牌   作者:张飞龙  责任编辑:褚沙舟 

资生堂想必感同身受——在人们尖锐的提问中,百年品牌常常被比喻成落伍而平凡的形象。


资生堂想必感同身受——在人们尖锐的提问中,百年品牌常常被比喻成落伍而平凡的形象。这种剑风绵绵的批评和质疑冲击着一得阁、盛锡福、内联升……他们来自网络、来自媒体、来自同行、来自对手,密密交织,话题关乎产品的质量和销量,关乎新时代下百年品牌的商业模式和发展前景。

最密集的刀剑往往裹挟着拳拳的关注,明明是一轮轮的质疑,背后却是消费者坚定而又执着的支持。在 2017 年 751 国际设计节的“老字号品牌文化复兴”论坛上,北京电视台主持人阿龙评论说,百年品牌并不意味着守旧,反观欧美日很多百年品牌,依旧走在时尚前列。资生堂也在阿龙的举例说明之内,也正是拥有百年领跑经验,资生堂有发言权。

资生堂总部位于日本东京都中央区银座七丁目 5 番 5 号,一直以来都是引领化妆品技术与文化潮流的所在地。1872 年,正是在这里,东方美学与西方技术相结合,创立了日本第一家调剂西式药房;之后在 1897 年研发出名为红色蜜露的化妆水。从此,资生堂全身心致力于美肌和秀发研究,产品遍布全球 89个国家,逐渐成长为享誉全球的化妆品集团。

资生堂中国区涉外部部长中原杏里如是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资生堂品牌能在 140 多年的时光中经久不衰,除了产品品质过硬之外,还和资生堂深厚的文化底蕴有关。”

据了解,资生堂的名字语出《易经》“至哉坤元,万物资生”,有孕育新生命、创造新价值之意。兴业之初,资生堂率先引入西药铺模式,积极与东方古典文化相融合。

实际上,真正将资生堂东西方文化交融理念确立并付诸实践的创始人,是从资生堂第一位总裁福原信三开始。福原信三成立了资生堂第一个设计部,其设计的海报充满了 20 年代巴黎新兴的 Art Nouveau 和迪考艺术(Art Deco)的影子。在福原信三的推崇下,资生堂创造出理想中的梦幻女郎形象,这种既有东方格调,又有西方尊贵气质的形象正是资生堂希望营造的。

中原杏里表示,资生堂的产品像金字塔一样,种类丰富。为了让产品在皮肤上达到最佳效果,资生堂的设计师和研究员经常花费数年乃至数十年研究产品的色泽和润泽度。为了实现“一瞬之美,一生之美”的企业定位,几十年来,资生堂的科研人员精耕化妆品领域,几乎达到忘我的程度。“在资生堂的科研所里,随处可见研发人员的手上被各种化妆品的颜色覆盖。”中原杏里说,“为了体会到消费者使用资生堂化妆品之后的亲身感受,科研人员以身试妆,持续体验。”

资生堂愿意将精力花在消费群体身上,例如换位思考、注重口碑和美妆体验。接地气的做法为资生堂赢得亚洲乃至世界市场奠定了基础。中原杏里说:“作为诞生于此的亚洲品牌,资生堂更容易研制出适合亚洲消费者的产品。正因如此,资生堂成为了一家源于日本,代表亚洲的全球化国际化妆品品牌。”

140 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品质传承,让资生堂在消费者群体中口碑甚佳,中原杏里说:“资生堂之所以能够成为百年品牌,是因为资生堂有最先进的研发技术和实力,注重创新,视产品品质为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