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大篷车”公益品牌化之路的丈量与反思

时间:2017-04-07  来源:中国名牌   作者:褚沙舟  责任编辑:陈璠 

三月末,细雨连绵的北京,迎来了国内首个关注产业经济互联网化发展的公益组织——“互联网大篷车”的到来。

三月末,细雨连绵的北京,迎来了国内首个关注产业经济互联网化发展的公益组织——“互联网大篷车”的到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国内首部定位“财经公益”的系列纪录片《初见》(以下简称“《初见》系列”),通过行走与记录,见证中国中小企业在创新转型道路上的人文故事与商业情怀。

“我很忐忑,很害怕观众不理解,不接受。”当被问起再次回看“互联网大篷车”公益行的感受时,该项目的发起人,同时也是《初见》系列“80天纯电动汽车环游世界”主人翁的宗毅不住地摇头。然而谈及中国公益品牌化发展的未来,宗毅却满怀信心地表示:“我认为公益品牌化有特别棒的未来。”

不同于传统的善款捐献公益模式,这一支仅有十几个人的公益团队,在中国公益现代化发展的版图下,在“用商业化的运营,使公益情怀落地”的公益旅途中,在一个时代的刻度里,究竟实践与描绘了怎样的现代公益发展缩影?

首部“财经公益”纪录片问世

作为2016年的第一站,“互联网大篷车”公益北京行首次带来《初见》系列财经公益纪录片,通过影像语言记录了中国企业家驾驶国产电动汽车,参与全球首个团体挑战电动汽车环球之旅,以及多位优秀民营企业家在后“振兴东北”时代中的家国情怀与实业坚守。

“‘互联网大篷车’希望通过纪录片的形式,展现不同行业的企业家,不灭的创业精神和产业图强的梦想,向中国社会乃至全球传递积极向上的精神追求。”“互联网大篷车”项目执行秘书长周洲表示,“财经公益”主要体现为纪录片的主体内容为商业文明与创新模式,并依托现代化的公益范式进行运作。

据了解,《初见》系列目前共有12部,项目组先后接触了西南、西北、东北等地区的上万名企业家,记录了涵盖农业、科技、制造业、教育、艺术人文、产业园区等领域的创新发展故事,通过描绘“中国企业家的群像”,展现中国产业经济互联网转型发展的时代横切面。

民族刺绣、贵州丹寨、欧盟大会,因为一位女性创业者的智慧与坚守,使得三者的联系成为可能,她就是余英。没有主角光环与强大的外部支持,在并不时髦的行业,纪录片忠实记录与再现了余英带领3000多名贵州少数民族妇女从农妇转变为民族手工艺人,用商业智慧,让民族手工艺重生,并建设“梦想村寨”,改变农村留守群体现状的公益故事。

秉承“开源”的公益理念,《初见》系列的公益考量在立意与选题上便已开始。“‘互联网大篷车’对中国中小企业,互联网转型,具有社会普世价值,小人物大能量等多个方面进行综合评估,发掘‘被忽略’的典范力量。”周洲进一步解释,公益是自带流量的,好的故事值得广泛传播,其社会价值与意义也会伴随传播而不断放大。

值得一提的是,延续“互联网大篷车”无边界组织的理念,《初见》系列采取共建、开放、分享的公益生产方式,包括选题策划、执行、摄像、编导、后期、宣发等工作人员全部以自愿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以吸引更多有识之士参与到内容共建体系中,为中国企业发声,传递正向商业价值。
 

带着“私心”做公益

自2014年发起“特斯拉打通南北充电之路”公益行动至今,围绕分享优秀发展经验,关照企业现实发展痛点,“互联网大篷车”已完成南北行、东南行、西南行、西北行、中原行、东北行共计6次“中国行”,历经3.4万公里,走访了45个城市,举行了34场大型公益演讲,链接超过2万名企业家,而这一切源自一点“私心”。

“‘互联网大篷车’的三年,让我体会‘为善’是企业的经营之道,在公益的道路上会遇到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对企业与社会都是有益的。”“互联网大篷车”发起人宗毅坦言,作为数家企业的负责人,发展壮大企业是基本的社会责任,在此基础上才可以更好地践行公益。

据介绍,成立于2014年的“互联网大篷车”公益行动,是由芬尼科技、易宝集团、田园东方、农信互联四家企业机构联合发起,通过企业捐赠的形式保持项目的可持续发展,并“借助‘互联网大篷车’探索公益市场化发展的模式,找寻中国企业家公益创新实践的思路。”宗毅说。

客观上,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6)》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50家企业中(含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及港澳台企业各50家),其中136家企业有不同程度的公益投入和实践,占总体的90.7%。在具体投入项目上,关注教育助学和扶贫助困的企业为102家,占比75%。

在宗毅看来,中国企业家在公益市场化运作上有天然优势。一方面,公益实践需要一定成本,公益项目的预算与可持续性,离不开人力、物力与财力的可持续支持;另一方面,公益资源的市场化配置、运作模式及供给侧改革,企业组织在创新与项目资源的有效配置方面更具灵活性。

此外,在公益、商业与市场化的三者关系上,“互联网大篷车”也有着自己的认知与考量。“必须保持运作机制及服务对象的公益指向,实际上,公益市场化会带来更多的社会关注度,在舆论监督面前,铤而走险将得不偿失。”宗毅表示,市场机制会倒逼公益组织合理安排公益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是公益市场化与商业化的关键。
 

公益品牌化的探索与思考

2008年“汶川地震”给中国公益界带来划时代的变化,使得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称2008年为“中国公益元年”,行政色彩的淡化,民间公益力量的崛起与主导持续演进。2016年9月1日,首部有关公益慈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正式实施,进一步推进我国公益事业朝向可持续与品牌化的发展进程。

“公益项目必须走品牌化发展之路,既是公益可持续发展的要求,也是提升项目社会影响力的关键。”宗毅进一步解释,品牌的建立非一日之功,客观上要求公益项目的长周期与顶层设计做支撑。同时,公益品牌化自带传播属性,考验着公益项目的主体内容与社会关注度。此外,品牌化将进一步提升公益项目的自我约束与规范发展程度。

本质上,不同于传统的捐钱捐物公益项目,“互联网大篷车”从诞生那天起,便对公益项目同质化、公益人才与专业知识缺乏等问题进行反思与调整,将关注群体定位于中国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转型的层面,并设立了10年的公益品牌发展规划。

此外,“互联网大篷车”还不断思考公益品牌的差异化发展之路,“品牌是一个人格化的过程,也是公益价值观的鲜明体现,什么样的人在做什么样的事情很重要,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周洲说,“互联网大篷车”尝试将社群的概念与运作模式引入公益行动中,打造固定的营销和传播模式,形成公益品牌的偏好与粘性。

“‘80天纯电动汽车环游世界’的过程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祖国的强大,在与国际车队的朝夕相处中,外国友人对中国的认知有了很多正向的改变,这让我看到以公益形式传播国家软实力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宗毅表示,一如《初见》系列对中国企业家群像的记录与传播,中国人变通的智慧,正直善良的品格及坚忍不拔的意志力,值得在全球新商业文明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互联网大篷车”一直关注如何探索创新的公益模式。现在,它将继续在全球丈量中国的公益版图。下一阶段,“互联网大篷车”将开启行业交流、“中美”“中欧”国际交流等一系列公益活动,实现对“用商业化的运营,让公益的情怀落地”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