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

陈悦天:从网瘾少年到天使投资人

时间:2016-05-24  来源:品牌中国网   作者:品牌中国网  责任编辑:陈璠 

从“网瘾少年”到创新工场的投资总监,“自我教育”和“沉迷”是他天生拥有的两种宝贵能力。

  “自我教育”和“沉迷”是他天生拥有的两种宝贵能力。

  见陈悦天两次,他都穿着衬衫,外面套一件针织衫。很“安全”的穿法,算暖男吗?

  陈悦天18岁时还是一个网瘾少年,没日没夜地玩《魔兽争霸》。即便如此,他还是顺利考上了复旦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毕业之后,受到复旦金融文化的熏陶,最终他努力成为一名VC。

  按他自己的话说,软件工程专业给了他逻辑性的思维方式,而商业感觉是在毕业后“自我教育”得来的。他自带容易沉迷的“上瘾”体质,从游戏到投资,无一不全力以赴。

  2013年,初入创新工场的陈悦天在与哔哩哔哩擦身而过之后,主导了一系列投资,包括中国最大偶像团体SNH48背后的丝芭传媒,Cosplay及画师内容社区半次元,与集英社达成战略合作的翻翻动漫,还有国内最成熟的2D动画制作公司之一的绘梦动画等各类以二次元动漫为代表性的内容娱乐类项目。

  这其中并不乏未来可能成为行业第一的项目。而发掘内容项目,除了需要敏锐的商业头脑,还需要真实的感触。也许,这个让人羡慕,把爱好和事业完美融合的陈悦天,只是又一次“沉迷”投资罢了。

  网瘾少年:青春期的动漫游戏

  第一部对陈悦天产生影响的二次元作品,是公认的国民神作《EVA》,这部作品出现的时期正巧是他开始探索世界的青春期。

  那时候,陈悦天会到《EVA》的相关论坛上去看分析。片中只言片语的希伯来语、西方哲学,古典音乐都一遍遍刷新着他的认知。

  很多人是在《我的野蛮女友》里面第一次听到了《卡农》,他则是在真嗣(EVA的男主角)拉小提琴时听到的。他还在《EVA》里听到了巴赫,为此他特地跑到音像店找来巴赫的碟片听,听完才知道,“古典音乐原来是这种感觉”。

  与此同时,陈悦天开始沉迷于电脑游戏。

  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表哥在苏州开了第一家网吧,从此有了独特的网吧情结。上了高中以后,父亲晚上值班不在家的时候,他就偷溜去网吧,当然也曾经被父亲直接从网吧里面揪出来。

  那时候的陈悦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网瘾少年”。他一直在打电脑游戏,特别是局域网游戏,像是《红色警戒》《暗黑破坏神》《魔兽争霸》,没日没夜地玩。

  除了玩,他还会去研究游戏的世界观和故事背景。当时有一本杂志叫《大众软件》,陈悦天从初中开始每一期都会买,一直买到上大学。杂志还出了分刊,叫《大众游戏》,陈悦天就痴迷地翻看起“艾泽拉斯大陆”的起源和“暗黑破坏神”里的神学概念。

  毕业后:RSS和博客时代

  2008年,陈悦天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去了摩根士丹利。因为本科学的是软件工程,他在摩根士丹利的工作是开发交易软件和管理系统。

  2010年还是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年份,一年之内冒出来大量的初创公司,蔡文胜、徐小平的天使投资故事开始被广泛传播。

  复旦给了陈悦天不小的影响。他一直希望能够往金融的前端走,做后台开发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方式。最后,他选择去做互联网的早期VC。正巧,2010年之后风投不再要求纯金融经济背景的人员,也欢迎优秀的程序员、产品经理加盟,大家都有了转型的机会。

  话虽这么说,陈悦天转型中仍然碰到了很多挫折。他曾去经纬中国面试,对面试官的问题他虽然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但“其实在专业人眼中,回答得很幼稚”。

  陈悦天觉得,自己没法从金融角度去思考问题。从那之后,他开始大量地阅读有关中国互联网史和商业知识的相关书籍。这三年,被他称为“自我教育”的三年。

  其中,陈悦天最重要的两个信息渠道--现在看来甚至带些历史感了--分别是科技博客和RSS。

  先说科技博客。陈悦天找到了很多像是刘未鹏的Mind Hacks,以及李笑来“把时间当朋友”这类知名博客。其中刘未鹏提出了“暗时间”学习法--教人怎么充分利用碎片时间学习。

  陈悦天回忆说,每天早上,他从家里到地铁站的15分钟,全程低头走路,一直盯着诺基亚手机看各类科技文章。通过不断强制的自我教育,带着一定的自律,他硬是把暗时间的方法论吸收了。

  还有RSS。陈悦天把天涯海阁、UCDChina等论坛的RSS都订阅了。他记得自己最常用的工具是“抓虾”--如今美丽说创始人徐易容曾经的创业项目。

  他每天都会刷完抓虾,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Google Reader--RSS的代表--停止运营。没过多久,抓虾也停运了。

  “我突然发现最好用的工具没了。”

  如今,刷着公众号的陈悦天还在怀念RSS最好的年代。

  转折:成为天使投资人

  2011年上半年,恰好过完春节。天涯海阁、internet2share上发布了一个列表,上面罗列了将近200家互联网初创企业。陈悦天看完,赶紧拷贝下来,将其中的公司按社区、社交、工具、媒体、电商等归类。没有简介的公司,他查完资料,一个一个写上自己对该公司的观点。

  那段时间,他每天下班回家就做这件事,足足整理了一个星期。随后,他给已经拒绝他两次的CA创投再一次地投递了简历,终于收到了面试通知。

  面试当天,陈悦天把自己的必杀技--200份互联网初创企业的分析表格带了过去。老板似乎被这打材料吓到了,他问陈悦天:如果给你100万美元,你投什么?陈悦天挑了列表中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一个公司,表达出了自己的商业逻辑。

  由此,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跨入了VC的大门。

  然而,陈悦天进入VC圈的2011年,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也是一个最差的时机。

  说是最差,因为整个中国风险投资行业随后就陷入了长达一年半的低迷期。

  2011年大量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因为纽交所上市的东南融通财务造假,美国市场的投资人对于中概股的热情消失了。于是很多VC机构由于退出渠道的不确定性,只愿观望,不敢投资。这种观望气氛一直持续到2013年初。

  整整一年半,还是底层员工的陈悦天,日常工作就是看大量的案子,做大量的调研,查大量的数据,拜访大量的公司--然而投不出一个案子。

  说是最好,是因为正是这种集体的苦闷,让陈悦天结交了自己最重要的VC圈人脉。如今在各个机构任职中层的朋友,那时都是苦闷的小伙伴。他们直到今天还会经常出来一起吃饭。

  “我知道你以前什么样子,你也知道我的样子,大家都是这么苦熬熬过来的,友谊就在艰苦的环境中被培养了出来。”

  新生:进入创新工场

  VC投不出案子总不是个事儿。连投资都没有,那么参与公司董事会这类投后环节更是无从谈起了。陈悦天觉得当时所在基金规模偏小,刚好听说创新工场又募集到了新基金,他就跑去面试。

  终面的面试官是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

  陈悦天每次讲一个案子,汪华就说“你这个不对的”“我跟你讲这个不行的”“这个案子我看过的,不是这样的”。聊了两个小时,几乎陈悦天所有的想法都被否定了,他非常泄气。

  虽然没抱任何希望,但隔了一个礼拜,HR竟然打电话来说:“面试通过了,悦天你啥时候过来啊?”

  2013年春天,陈悦天正式入职。张亮是团队带头人,陈悦天和另一位投资经理高晓虎一起看项目。他们两个自下而上地搜寻案子,张亮则凭借业界人脉,寻找更多中高端的投资机会。

  2013年和2014年,是中国VC圈的大年,创新工场一共投资了100多家公司。

  从“网瘾少年”到创新工场的投资总监,以上是陈悦天身为天使投资人的前传。下面我们从对话中了解一下他自己的投资理念。

  对话实录

  创业邦:下一代的人,95后、00后,喜欢的东西会有很明显的区别,你投资下一代内容有压力吗?

  陈悦天:一旦你在消费内容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体会不到小朋友们的快乐了,你的品味就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这对于投资内容的人来说是很大的警钟。

  不过现在我还没有这种感受,看鬼畜的东西也觉得好玩。以前我还看不懂表情包呢,贴吧里面斗图的那种,现在能看懂了。

  创业邦:工场内部聊天会用表情包吗?

  陈悦天:有同事会用,但我们自己的表情包不够多。应该把自己做成表情包啊!

  创业邦:那你现在看动漫的时候和以前有没有区别?

  陈悦天:以前只是纯受众。当知道了内容的生产流程后,比如编剧多重要,分镜多重要,图片的速度感和力量感是如何画出来的,这时就会去关注细节。有了对细节的判断,我就能分辨这个团队的能力。

  创业邦:你投资的内容,是影响下一代人的内容,还是下一代人喜欢的内容?

  陈悦天:作为资方,我们希望摆脱“好为人师”的观念。我当然希望我投资的内容可以影响下一代人,但是更重要的,我还是希望我投资的内容能够给人带来快乐。

  这个年代很多内容需要用娱乐化的方式传递出去。一个很深邃的话题,一定要有娱乐化的包装,受众才能接受,才能传播开。《奇葩说》就是很好的例子。

  创业邦:那么像吉卜力那种慢工出细活的公司,你会投资吗?

  陈悦天:我认为,在内容产业领域,质量、数量和频度都很关键。做精品的东西能够受人尊敬,但也要控制好成本,不然商业层面上就可能失败。

  说到底,我们是资本,我们的钱也不是自己的。我们是在帮别人管钱,要对LP们负责。如果很遗憾的,一家高品质的内容公司的经营和商业层面有问题,我最终还是会放弃它。

  创业邦:万一你个人非常喜欢这家公司呢?

  陈悦天:我会直接和他们说“你们的商业层面有问题”,并且我会想办法,从商业层面给出意见,纠正他们的问题。

  创业邦:文化产业有垄断之说吗?

  陈悦天:渠道端肯定有垄断,因为是份额和流量的生意嘛。

  上游的内容制作,如果可以做到高质、高频、高量,压倒性地输出,这家公司的市场份额肯定也会相当高。

  创业邦:最后一个问题,你会脱宅吗?

  陈悦天:不会吧,很多爱好应该是伴随人一生的。如果我脱宅了,得有新的东西沉迷啊。我对精神娱乐的要求挺高的。我大学前还打打篮球,大学之后就不运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