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企业家如何树立正确财富观?

时间:2017-01-12  来源:新华思客   作者:景乃权  责任编辑:陈璠 

“振兴实体经济”乃近5年政治局会议中首次出现,是对实体经济重视的实质性提升。

近年来由于出口疲软、投资边际效益下降,以及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降,造成资金“脱实向虚”。有评论认为,相较于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的“引导社会资金更多投向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薄弱领域”,此次对实体经济的重视实质性提升,面对资金“脱实向虚”的现实,更是当头棒喝。

按照工业体系完整度来算,中国以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举的全部工业门类都能在中国找到。但应当认识到,门类齐全并不代表足够强大,而且随着经济下行,其中的问题也原来越严峻。

“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在美国,能源、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只有中国的1/5,蓝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2倍多。”这段话让曹德旺几乎包办了近期的“财经头条”。

“实体经济不振的原因之一是税收负担较重。实体经济生产成本较高、利润则少,有的企业毛利润只有1%-3%;与此同时,房地产业利润丰厚。”浙江省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也曾表示,温州一家拥有1000多名工人的企业,苦干精算,一年利润100来万元,而老板妻子在上海买了10套房子,8年后获利3000万元。

现实收益的差距自然引导逐利资本的流向。这从过去几年市场的“扭曲”可见一斑:上市公司靠卖房扭亏为盈、居民中长期贷款在新增贷款余额中占比一度突破100%,金融资源错配、资产价格泡沫风险加剧、高杠杆率的债务违约风险等乱象丛生。

追逐利益是商人的天性,但这种短视于国于己都不利。笔者曾对义乌市某进出口公司进行了调研,这是一家年出口额在1800万美元左右的外贸公司,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围巾。这家公司虽然是进出口兼营,但进口比例非常小,大约只占到进出口总量的1%,并且进口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采购样品。公司的发展主要是依靠当地完善的产业配套环境从而获得廉价的原材料和半成品。公司的研发能力不够,新产品的开发主要是通过参加巴黎时装周等国际性的展会,模仿最新的国际潮流。公司的产品主要是贴牌外销,走高端路线,对于产品的质量要求十分严格,外销的主要地区是美国、俄罗斯和南美。在这种规模不大的企业中,他们更加关注的是生产成本和产品的销路。品牌处于长期考虑之中,知识产权(专利)在围巾这样的产业中,并没有得到企业的足够重视。

任正非说,华为几十年只专注于一件事,而从未考虑过做房地产业务。显然,这需要进入中国经济发展的教科书,且很难在现实生活中得到效仿和参照。因为,要想在房地产暴利盛行的情况下,坚守实体经济、坚守实体产业,没有超强的毅力和决心是做不到的。很多仍在坚守实体产业的知名企业,旗下也都有房地产板块。只是,他们没有因为房地产而放弃实体产业,比全面转行房地产的企业要好一些。能够像华为这样只专注于实体产业且能够成功的,寥寥无几。如果房地产行业的油水一直高于实体产业,振兴实体经济的目标是没法实现的,没有实体经济做支撑的中国经济便是空中楼阁,也正因为如此,国家必将对房地产业过度发展的问题进行有效控制。

国家为支持实体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企业家自身也应当树立正确的财富观,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要清楚不能做什么。12月29日,马云出席“江苏省浙江商会十周年大会”时,作了主题为《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的演讲,强调“一个企业家要做得久、做得好,真正做好、做大的企业家,他大部分考虑的事情一定是都跟钱无关的,重大的战略决策跟钱一定没有关系。真正的商人必须学会自强、必须学会尊重自己。”“企业家光有情商不够、光有智商不够,得有爱商,只有爱商是把天下人,把其他人的责任,把其他人的痛苦当作自己的痛苦。真正的企业家,不是在社会发展中寻找漏洞去发展,而是在社会发展中,去弥补这些漏洞,去创造这些价值。”在谈到实体经济问题时,更是直言“中国不是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中国不是实体经济做不出来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由于缺乏开拓精神和创新精神而不行了。未来的三十年,我们看到会有更多新型的实体经济诞生出来。”

企业家应当树立正确的财富观,要有社会担当,在经济下行的这个时刻,信心比黄金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