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日清在港IPO布局高端方便面 市场望三足鼎立

时间:2017-06-01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陈璠 

日清香港看上去来势汹汹,在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看来,日清香港加大开发内地市场的力度会带活整个高端方便面市场,已有的竞争格局并不会因此发生较大变化

    日清拆分其中国业务的工作有了新进展:5月12日,日清食品有限公司(下文称“日清香港”)的招股说明书悄然出现在联交所的官网上。

  1958年,日清的创始人安藤百福发明了首款方便面“鸡汤拉面”,并创建了“日清”及“出前一丁”品牌。随后在1971年,日清又推出了首款杯装方便面“合味道”。1984年,日清正式在中国香港设立营业据点,并逐步将业务扩张至中国内地市场,如今已是香港市场最大的方便面公司,不论是从销售额还是销售数量来看,日清的市场份额均已超过60%。只是在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日渐饱和的香港市场对公司业绩增长的拉动效果越来越不明显,内地市场的作用日渐突出。

  但内地市场的竞争格局与香港市场有很大不同:康师傅与统一分庭抗礼并合计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剩下的市场则高度分散。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度,从销售额及销售数量上看,日清分别为中国内地第五、第六大方便面企业,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8%和1.4%。最为关键的是,在多年的发展后,方便面市场已接近红海,招股说明书援引相关数据显示,2012-2016年度,内地方便面市场的销售额及销售量的复合增长率分别为0.4%和-3.99%。

  但这似乎并没有打消日清对内地市场的热情,相反在日清看来,经济增长带来的消费升级将为高端方便面带来很好的机会。自2013年起,日清接连在内地设立了东莞日清、福建日清及浙江日清。从日清征战内地市场的历史来看,早在1994年10月,日清便开始在广东设厂,但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清在内地仅有位于广东和上海的两家工厂。

  日清香港看上去来势汹汹,在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看来,日清香港加大开发内地市场的力度会带活整个高端方便面市场,已有的竞争格局并不会因此发生较大变化,“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好事”。国内高端方便面市场有望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从香港到内地

  公开资料显示,单价超过5元的方便面即为优质方便面,而日清香港是一家专注于优质方便面市场的公司,除方便面外,日清香港还生产和销售包括冷冻点心及冷冻面条在内的冷冻食品。招股说明书透露,日清还与湖池屋成立合资公司,以购买和销售联合品牌的零食及洋果子,并将于近期开始在内地市场销售薯片产品。

  日清在大中华区市场的扩张始于香港,1984年,日清在香港设立办公据点并于次年在大埔设立第一个生产厂房。在发展过程中,日清也会通过收购扩大产品阵营,比如在1990年通过收购永南食品,将香港本地知名方便面品牌“公仔”收入麾下,2012年收购现为公司产品品牌的“福”的商标。

  1994年,日清与广东省食品进出口集团等公司合资成立广东日清,次年又与上海梅林食品等公司合资成立上海日清,日清在这两家合营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均为55%。从已有的资料上看,在这之后的多年中,日清并未在内地开设其他工厂。但在这个过程中,日清与今麦郎展开合作。不过,2015年11月,日清出售其持有的全部今麦郎股份,并表示“出售与致力于在中国市场发展自有品牌的计划一致”。

  2013年10月之后,日清香港先后成立了东莞日清、福建日清以及浙江日清,而在香港方便面业务增长放缓的前提下,内地方便面业务的增长也让日清香港近几年的财务报表好看许多。

  只是此时的内地方便面市场也已趋于红海,“康统”把持着大半江山,但日清似乎并不想和这两位巨头在单价5元以下的大众方便面市场缠斗。事实上,如果只看优质方便面这个细分市场,日清为内地市场第二品牌,并已在华南和华东的部分城市站稳脚跟。

  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尽管方便面替代产品众多,但从统一“汤达人”的发展过程来看,高端方便面还是很有市场的,发展空间也很大,日清增加在内地市场的投入也有助于做大这部分市场。

  日清下一步的计划是开拓华北市场。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地区之间的口味差异较大,而日清的许多产品更适合南方人口味。朱丹蓬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口味这个事情很好解决,“日清的研发能力很强,完全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研发出符合地方饮食习惯的口味”。

  日清香港单飞

  日清香港并未在招股说明书中说明拆分香港及内地业务的原因,也没有就此问题答复时代周报记者,但分析称,分拆是为了深耕两地市场,尤其是内地市场,拆分后的日清香港将以独立公司的身份在港交所上市,日清日本则为新公司的控股股东。

  在一系列的并购重组之后,日清香港形成了如今的组织架构。2016年2月前,日清香港仅有日清日本一个股东。2016年2月,日清香港以每股155港元的价格向公司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安藤清隆发行28.38万股份,安藤清隆因此持有日清香港1.41%的股权,一个月后,日清香港开展股份奖励计划,该部分的比例约为0.07%,至此日清香港的股权架构基本形成,日清日本为日清香港的控股股东。相关资料显示,日清日本本身即为股权较为分散的上市公司,并无控股股东。

  日清香港如今的掌舵人安藤清隆为创始人安藤百福的孙子。同日清香港大部分董事、监事、高管一样,安藤清隆曾在日清日本任职,但目前并不在日清日本或其旗下其他子公司担任要职,以此来保证日清香港的独立性。招股说明书介绍,除安藤清隆外,日清香港还有4名执行董事及8名高管为“出向雇员”,在日本劳动法下,日清日本仍与出向雇员保持雇佣关系并向出向雇员支付工资,除此之外,日清香港还与日清日本之间存在着关联交易。

  朱丹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日清日本此时分拆业务,是对中国市场有信心,也是对日清自身的实力有信心。而在报告期内,日清日本也不吝于用真金白银帮助日清香港征战内地市场。

  报告期内,日清在内地有着较多的投资支出,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呈现净流出状态,且流出数额呈增长趋势。尽管公司货款回收情况良好,但仅凭自身积累仍然难以满足公司对于巨额资金的需求。而在报告期内,日清无任何银行贷款,也无任何融资成本,而且除2014年外,公司每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正。日清香港在招股说明书中坦承,“我们的融资活动现金流入主要包括发行股份”。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度,为建设厦门新厂房,日清香港向日清日本发行价值约5.48亿港币的新股作为支付其注资的代价;在2015年度,日清日本再次向日清香港注资3.09亿港元,该笔资金则被用来建设及扩建生产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