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新希望打通上下游不易 接班人刘畅临持久战

时间:2017-05-1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陈璠 

在三年多的经营后,刘畅在新希望集团根基已稳,羽翼渐丰,对于她来说,独立或许是成长的一种形式。

    4月28日,证监会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年报期限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六和”)的2016年年报姗姗来迟。

  2016年,也被很多媒体解读为新希望新任掌门人刘畅正式独立掌权的第一年。刘永好在2013年退休时,将这个庞大的农业帝国交给年仅30岁的女儿刘畅,同时还聘请陈春花作为新希望的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去年5月底,陈春花离开新希望,年轻的刘畅是否可以带领这个曾经有望冲击千亿市值的企业重新走向辉煌,自然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如果仅从数字来看,新希望在2016年的成绩可圈可点。尽管公司营业收入608.80亿元,较上年下降1.04%,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3.69亿元,同期增长19.04%,而对于新希望六和来说更为重要的是,因持有民生银行股权而获得的投资收益占利润总额的比例从2015年的69.62%下降到63.78%。与2015年相比,公司农牧业务为股东创造的净利润翻了一番,这也让很多证券分析师对新希望六和的未来充满信心。

  刘畅从刘永好手中接过的是一整个新希望集团,她现在需要做的,便是在得力干将陈春花离开后,带领一个上百亿规模的庞然大物在变化较为频繁的行业中实现转型,为这个身处传统行业中的企业带来新希望。

  新希望集团的版图

  尽管已退休多年,但刘永好依旧为新希望集团及其旗下诸多子公司的大股东。以新希望六和为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新希望集团,新希望集团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有新希望六和超过50%的股权,其中,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希望”)为新希望六和的大股东,而新希望集团持有南方希望51%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新希望集团则由刘永好、刘畅以及刘永好的夫人李巍投资组建,其中刘永好的持股比例达62.34%。透过新希望六和以及南方希望,新希望集团的整体轮廓大致可见。

  中诚信国际的评级报告显示,新希望集团在2015年的营业总收入达682.44亿元,但这个成绩应该不能代表新希望集团的全部实力。

  2015年5月,新希望集团对乳业板块进行转让,从此新希望乳业不被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公开资料显示,新希望乳业的大股东为Universal Dairy Limited,新希望集团如何通过这家注册地在境外的企业实现对新希望乳业的控股?时代周报记者向新希望集团方面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时代周报记者并未得到回复。

  官网显示,目前新希望集团在国内的版图分为实体产业与金融投资两部分,其中实体产业分为食品与现代农业、乳业与快消品、房产与基建、化工与资源四部分业务。在公司的定位中,公司的主业仍然为农牧产业,房产与基建板块被公司视为农牧业板块的调剂性业务,金融投资业务板块为农牧产业链提供支持和辅佐,化工与能源业务则为农牧产业的补充。

  打造全产业链

  新希望集团的诸多农业业务都是通过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来实现的。从已披露的数据来看,新希望六和在新希望集团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2015年,集团的总营收为682.44亿元,而当年新希望六和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615.20亿元。

  新希望六和以饲料起家。与2015年相比,2016年饲料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已下降1.94%至56.77%,但即便如此,来自饲料业务的收入仍旧占据公司业绩的半壁江山。

  不过,在刘畅看来,新希望应该向产业链下游走得再远一些。公司2016年年报如此写道,“食品业务是公司长期转型的方向,也是农牧业最终的价值体现”。

  新希望如此形容自己向下游扩张的路径:“产品渠道持续优化,投资并购奠基长远”。在2016年度,新希望六和参股投资久久丫,收购嘉和一品在北京的中央厨房资产,只是在2016年度,这两项投资并未盈利。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打通上下游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没有个三四年,无法看出公司的转型成果”。

  新希望集团希望能够实现农牧产业链和食品产业链闭环发展,但在朱丹蓬看来,“闭环发展”需要打通产业链、价值链、生态链,并将这三个链条有机结合起来,而新希望目前只是打通了产业链,但在下游食品领域,公司的品牌影响力较弱。

  毫无疑问,年轻的刘畅面临着的是一场艰巨的持久战。

  刘畅并非没有经历过风雨。2013年上任时,新希望六和业绩不振,股价低迷,随后刘畅与陈春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这其中,新老力量碰撞的激烈程度自不必提,只是从新希望六和披露的信息来看,刘畅与陈春花并未帮助新希望重回高峰,如今陈春花也离开了新希望,刘畅是否可以扛得起这份重任?

  朱丹蓬曾是陈春花在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在提及这位曾经的班主任时,朱丹蓬表示,陈春花擅长的是企业内部创新与整合,在过去的三年中,陈春花帮助新希望搭建了公司治理的框架,明确了公司发展的战略体系,只是从短期来看,这些难以通过年报上的数字呈现出来,但这些一定会对新希望的长远发展有帮助,“如果只通过前几年的业绩来评价(陈春花),显然有些不公平”。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朱丹蓬了解到,历经三年时间,新希望的内部架构已基本理顺,而外部经营并不是陈春花这位传奇经理人的长项,因此她选择此时离开。

  在三年多的经营后,刘畅在新希望集团根基已稳,羽翼渐丰,对于她来说,独立或许是成长的一种形式。

  资金难题待解

  打造“从田间到餐桌”的全产业链需要较长的周期,在这期间,公司需要源源不断地投入资金以维持产业链的正常运行,但在产品被摆上餐桌之前,公司都难以收到回报,更遑论农牧业企业受到行业周期性的影响较大。

  2015年及2016年,新希望六和的资产负债率都在31%左右;新希望集团在2015年的资产负债率则为53.03%。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2013-2015年间,新希望集团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逐年减少,其中在2015年度,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24.34亿元。

  中诚信国际在评级报告中指出,这主要是由于公司在2015年增加房地产开发土地储备,除此之外税费等支出的增加也对该指标产生一定影响。

  2015年是新希望集团在房地产板块投资的高峰期,投资超过70亿元,按照计划,新希望集团的房地产业务将达到百亿元规模水平。

  截至2016年9月底,新希望集团的总债务达到271.93亿元,新希望在通过调整债务结构以缓解短期偿债压力,但连年较大规模的投资仍让新希望的资金流“面临着一定的压力”。

  上述评级报告显示,公司规模以上的非房地产项目在建工程尚需投资11.36亿元,同时公司未来三年拟建项目计划总投资额为30.0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