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红黄蓝上市后并非坦途 站上政策和资本风口

时间:2017-10-3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褚沙舟 

近日,学前教育机构红黄蓝教育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首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品牌。

    近日,学前教育机构红黄蓝教育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首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品牌。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得益于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消费升级以及全面二孩等政策红利释放,红黄蓝走上了快速发展之路,赴美上市融资将有助于其加快在国内的布局。但在后期扩张过程中,公司还应该平衡好发展速度和经营风险。

  上市融资为加快扩张

  据了解,红黄蓝是成立于1998年的早期教育机构,专注于0至6岁范围,先后打造了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早教套装三大教育品牌。截至2017年6月30日,红黄蓝已有直营园80家,加盟园175家,亲子园853家(直营+加盟)。其中直营幼儿园的注册学员达到20463名。

  红黄蓝近几年的营收持续增长。财报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红黄蓝营收分别为6510万美元、8290万美元、1.08亿美元。2016年上半年营收4910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营收6430万美元,同比增长30.96%。

  根据Frost&Sullivan的报告,以2016年的年总收入衡量,红黄蓝是中国最大的儿童早期教育服务提供商。

  对于此次赴美上市的原因,红黄蓝教育集团总裁史燕来公开表示,国内已经出台了多部对学前教育发展有重大利好的政策法规,但因为部分细则还没有出台,教育企业目前暂不能在国内上市,这也是诸多教育企业选择赴美上市的主要原因。

  史燕来还表示,红黄蓝已经到了一个需要快速提升的阶段,上市可为公司未来的扩张提供充足的资金,也可以帮助公司进一步提升管理和监督机制。

  上市后,红黄蓝首席财务官魏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红黄蓝此次上市达到了预期融资目标,而此次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公司运营、扩张、资本投入及可能的兼并收购等方面,继续在一二线城市投资布局和并购,并将加快布局国内三四线城市发展。

  站上政策和资本“风口”

  业内人士指出,红黄蓝的快速发展并非偶然。全面二孩等利好政策不断,加之消费升级趋势日益明显,中国学前教育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红黄蓝也因为站上政策和资本“风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从政策层面看,国家卫计委近日发布的《2016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面二孩政策效应正在逐步释放。自2015年10月29日中国宣布全面实施普遍二孩政策后,2016年,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过45%,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这每年近千万新增人口都将在2018年后迎来入园高峰。

  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要把幼儿园入园率从目前的75%提升到85%;《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更提出基本普及学前教育,重视0至3岁婴幼儿教育,建立稳定的学前教育服务体系,推进早期教育开展,构建0至6岁一体化教育体系,并将其纳入了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建设。

  民办幼儿园是幼教办学的主体力量。《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2.37万所,其中14.64万所为民办幼儿园;在园儿童4264.83万人,其中民办幼儿园在院儿童2302.44万人。虽然国家目前逐步加大对于公办幼儿园的投入力度,但受到管理、教师资源、资金等客观条件的制约,公办幼儿园受到诸多限制,剩下的巨大缺口由民办幼儿园来协助补充完成。

  从消费层面看,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随着中国中产阶层迅速崛起,对高品质学前教育市场的需求急速扩大。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示,我国城市家庭教育占家庭消费的65.5%,有56.5%的家长把孩子教育投资列在首位。央行50城市最新调查也表明,20.2%的居民储蓄动机是“攒教育费”,稳居居民储蓄动机首位。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的调研,父母学历越高,对子女教育的期望越大,对子女教育的经济投入也越多。因此,幼教消费意愿处于上升区间,并将持续较长时间。

  持续增长仍面临诸多风险

  一系列利好因素并不意味着红黄蓝上市之后的扩张之路平坦无忧。“幼儿教育属于重资产,主要以师资为核心资源,服务的客户又具有特殊性,政策管制相对较严格,这些条件都限制了幼儿教育企业不能以特别迅猛的速度扩张发展。”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企业管理研究室副研究员赵剑波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幼教企业红黄蓝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文件,其招股书上多达35页的风险提示一度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既有红黄蓝自身经营利润下滑、市场份额损失、高管出走创业、资本支出增加等问题,也提到一些机构在经营上存在超范围经营的情况,包括有4家经营实体未在经营范围中列出教育培训、儿童培训等,却实际上提供这些服务。另外,还有6家经营实体在未注册地点经营。

  今年上半年红黄蓝财务数据显示,红黄蓝营收70%以上还是依靠学费,其次是教学商品销售费和加盟费。直营园的收入是决定红黄蓝盈利的重要因素。2016年红黄蓝营收7826.8万美元,直营园占比72.1%。“目前红黄蓝还是自营性增长,这种增长方式会非常缓慢,应该逐渐由自营性增长向并购性增长转变。”有业内人士表示,并购性增长方式可以迅速占有优质幼教资源,恶补人才短缺。

  而此前红黄蓝在快速扩张过程中留下的诸多后遗症也令人关注。业内人士指出,连锁幼儿园是最受投资者青睐的模式:毛利高、见效快,但快速扩张带来的种种问题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首先带来的就是品牌管理方面的压力。此前发生的虐童事件、跑路事件等多发生在红黄蓝加盟园,凸显了红黄蓝总部对加盟管控体系的漏洞。一起接一起的负面事件使得红黄蓝建立起来的口碑有被破坏的风险。

  专家指出,目前,红黄蓝保持领先市场地位的重要因素是品牌的市场认可以及持续稳定的高质量教育服务。不过,随着扩张速度的加快,保持一致的高标准服务的难度也会增大,能否保持这一品牌优势成为红黄蓝未来发展的关键。

  赵剑波告诉记者,上市后的红黄蓝要想实现持续增长可能要“内外兼修”。一方面,对外的业务扩张过程中如何贯彻标准化,从而保证教学质量的一贯性。除了硬件设施和教学体系,幼儿园教育企业核心能力主要依赖幼儿教师。在以人力资本为主的行业领域,能够成功实现大规模连锁经营的企业并不多,难点便在于“人”的标准化。所以,对于连锁企业来说,发展规模和服务质量时刻需要平衡。采取直营模式,可能能够保证服务质量,但发展规模和速度受限。采取加盟模式,发展速度可以很快,但扩张的同时也带来服务质量下降的风险。所以,对于教育连锁企业而言,风险的可控性决定了企业的边界。

  另一方面,企业内部如何塑造具有鲜明统一性的文化同样重要,企业文化能够帮助企业统一思想,具有价值观导向的作用。所以,利用上市融资实现扩张,除了幼儿教育业务方面之外,需要加强内部培训体系的建设。尤其当教育规模扩张到一定程度时,红黄蓝内部必须形成完善的幼儿教师培训机制,并保持持续的投入。虽然这些做法会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但相对于完全的教师招聘制度而言,岗位的培训一是能提升员工素质,二是能够贯彻企业文化。